沦陷城中[全文完]

沦陷城中[全文完]


《沦陷城中》第一章 白骨城,令天下人皆闻风丧胆的地方。这里长年雾霭大作,迷障四布。被重重森林沼泽围绕,本身就是一座天然屏障。曾令无数人在其中迷路丧生。但,它最可怕的并不是这恶劣的自然环境,而是更加恶劣的人心。“风雷使。”“属下在!”“把这个人给我带下去,关进暗牢。”被强行按在大殿中的那个人早已被折磨得神志不清血肉模糊。原本十分漂亮的一张脸蛋也是伤痕累累。此刻他只能模模糊糊重复着一句话:“沈方宜,你不得好死……”高高在上的白骨城主长眉微挑,冷笑一声看着他被人拖走,留下触目惊心一道血痕长长延伸到殿门之外。“不自量力。”露出讽刺的笑容,沈方宜长袖一拂,袖间朵朵红梅似血,转瞬消失在大殿之内。乔弘在冥灵宫内兜兜转转,早就离开了自己值夜的岗位。他刚入城不久,还不曾熟悉这里的道路,稍一偏差就再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忽见一树寒梅,妖艳异常,香气袭人。素闻白骨城冥灵宫有一处名叫梅园的地方,是城主沈方宜常常赏花之处,想必就是这里了。乔弘羡慕异常,心里痒痒就顺着这条梅道便往里走。越走越觉得乱花渐欲迷人眼,幽香扑鼻摄人心。不知不觉走了许久,回头看却已找不到来路。心里想到宫内对擅离职守之人的苛刻刑罚,不禁有些慌了。正在原地焦头烂额,突然听到一声极为压抑的呻吟。这一声春意荡漾,撩人心弦,挑得乔弘心中一动。不由自主便顺着声音的来源而去。

  走了数十步,眼前豁然开朗,只见一汪碧水微微波澜,随着阵阵梅香而风起涟漪。真是个人间仙境。乔弘不禁看得呆了。这时那声充满色气的呻吟再次响起,乔弘不禁回过神来,向着声音的源头看去。却看到了令他极为惊讶的一幕。一个浑身湿透,只缠着一件红色袍子的美人正坐在碧水旁的一株梅树下,双颊粉红,神情难耐,正在旁若无人地自慰。胆子可真够大的,居然在这种地方就……这美人长眉妙目,肤白若雪。骨骼纤细,气质卓绝。现下正歪坐在那里,一条腿还留在水中,另一条腿则被自己分开,轻微地颤抖着。“嗯……嗯……啊……”细白的手指分别抚慰着自己的前方和后面。很快性器上就冒出透明的液体。而后面正在被他自己不断抠挖骚刮的小穴,更是风骚地分泌出粘稠的肠液,湿哒哒地粘在浑圆挺翘的屁股上,看上去光鲜明丽,情色非常。显然那个淫穴并不满足于手指的抚弄,正积极地一张一合,渴望着更多。“啊……嗯嗯……唔啊……啊……”美人流着生理性泪水的脸上含着强烈的欲求不满,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对乔弘来说,这一情景显然太过于有冲击力。一个比女人还要漂亮的男人,正不知廉耻地在梅园里玩弄自己,还叫得那幺欢,声音能滴下水来。一身红衣看起来有些像是宫装,但完全不起遮盖作用,湿透了反而更加诱惑,让人很想一把撕开,让这发情的荡货毫无遮拦地暴露在空气之中。越是这幺想,乔弘越觉得口干舌燥,鬼使神差地就走了过去……那美人正沉浸在自己的欢愉之中,手加速地抚慰着自己的性器,那性器相当敏感,在前后快感双重夹击之下,很快就泄出一股乳白色的浊液,喷撒在白皙平坦的腹部。“啊……”长长叹息一声,美人侧着身子虚脱般倒下,背靠着梅树平息着自己的喘息。情欲的红潮仍留在脸上,两根手指也依旧停留在后穴,不断地旋转玩弄着。双腿稍稍并拢起来背对着乔弘的方向,正在被玩得变成了深粉色的嫩穴就这幺展露无遗。乔弘只觉得心中一把火不管不顾地燃烧起来,腹部的灼热令他自己也感到诧异,不再细想这人到底是谁,三两步便冲了过去,把瘫倒在地上的人抱在了怀中。 “你……啊!唔啊……嗯……”被抱住的人一瞬间红了脸,似是被人撞破这淫荡行径而羞愧。然而很快便调整情绪开口质问,谁知刚一开口,自己的性器便被人抓在了手中,炽热的手指让他惊叫了一声,随即涌上不可抵挡的快感。美人在自己怀里不断喘息,近看他满是泪水的脸更是美艳。一双睫毛因为新的刺激而颤抖着,美目迷茫地睁着,颤声道:“……嗯……好舒服……你……不要停……”乔弘还以为他会恼羞成怒地骂他,或者惊恐万分地挣扎,哪里能想到竟说出这样的话?当下坏笑道:“骚货!大爷我就行个好,满足了你!”说罢把整个比自己瘦了一圈的身躯圈在怀里,握住分身开始撸动。他力气颇大,又是蛮力,怀中美人很快被他撸得浑身发颤,刚发泄过的性器又巍巍地站了起来。“啊……好快……嗯……不够……再快些……”他喘息着,更像是命令一般地要求。乔弘一听心里不舒服,啪的一下就一巴掌拍在美人屁股上。“小荡妇,大爷帮你,你倒还指使起来了?”“你!……”还没人敢这幺打他!然而愤怒只有一瞬间,下一刻男人就被突如其来的更强烈快感袭击,舒服地浪叫起来。“啊……啊哈……就这样……唔唔……啊……啊……嗯……”原来是乔弘突然含住了他的性器,舌尖熟练地挑逗着他敏感分身上的铃口,在它附近绕着圈舔噬。与此同时,乔弘也拉开了他的手指,将自己的手指探进了他的幽穴。乔弘只觉得这穴肉柔韧至极,只不过是两根手指,竟然也顷刻被咬紧摩擦。穴内盈满了肠道分泌出来的淫液,此刻更是汹涌而出,打湿了乔弘的手心。不禁让他遐想要是把自己那根肉棒插进去,该获得怎样的快感。一面想着,乔弘一面将手指向更深的地方按压。“啊哈……不要……唔……不行……”说着拒绝的话,男人却颤抖着更加朝乔弘贴近,臻首搭在乔弘肩上,仰着泪痕满面的脸,双唇几乎凑到乔弘嘴上。乔弘停下口交,冷笑:“不要吗?身体可是淫荡地说着要呢。”这一说对方的脸又红了几分。然而这样的言语羞辱反而变成了刺激一般,加上小穴里肆无忌惮的手指,早已被乔弘用嘴伺候得硬挺的分身竟然就这样又泄了精。美人眼中有一瞬间的失神,只听乔弘说:“居然被手操到高潮,也太敏感了吧……”说完他添了舔早已干得发烫的嘴唇:“接下来就让大爷我用下面那把大枪干得你没劲再骚!”一把掀开自己的侍卫服下摆,解开亵裤腰带,早已蓄势待发的肉棒像一跟铁棍一般一柱擎天,令人吃惊的尺寸让躺倒在地下的美人不由得缩了缩。“不行……太大了……你敢!”由于被再次禁锢在怀中,美人原本情欲染红的脸变得有些苍白,瞪着乔弘拿起语气威胁。然而这威胁里哪有半分威严?在乔弘听上去就变成了口是心非欲拒还休。瞬间一把火烧到了脑门,思想吞噬,粗暴地分开他双腿便猛地挺入。“啊……”对方惊叫一声,身子软了下去。若不是乔弘紧紧抱着,早已跌在地上。乔弘火热粗大的肉刃横冲直撞地钻进深处,丝毫不怜香惜玉。男人穴内的紧致比乔弘想象的还要美好,差一点就让他没守住精关。不禁握住白皙细腻的臀瓣又狠狠打了一下。两人结合的地方色泽是充血的深红色,穴口的褶皱均匀地分布着,倒还真像一朵花一般娇美。此刻随着乔弘猛烈的抽插,穴口一前一后地运动着。插入时候,穴肉便深深地埋进去,抽出时,穴肉便随着被翻出来,娇艳粉红,还带着淫糜色情的液体,一股股地被挤到外面,流满了整个屁股,也沾湿了乔弘两颗悬着的饱满卵蛋。噗嗤噗嗤的声音回荡在水畔。乔弘干得满身欲火,被干的美人更是如痴如狂,不断浪叫。“啊……啊……哈……好……快……还要快……我不行……唔……啊……”他泪水满脸,唾液止不住地流下,浑身薄汗,无力地倒在乔弘怀里,受其摆布。只觉得屁股里又涨又热,被摩擦得又痛又舒服,一根巨大的肉棒在里面通行,把他填得满满的。对方身上粗犷的男人气息,让他有那幺一刻的沉迷。乔弘感到肉棒里越来越涨,知道自己是快射了。于是扶紧了怀中美人,加快速度干起来。一对囊袋打在对方臀瓣上啪啪作响,肉棒在穴道里感觉就要擦出火来。“啊……啊……啊……啊……不行……不要射在里面……滚……滚……啊……啊……我……不行了……”“敢叫我滚?”乔弘原本想施以惩戒,但停不下来,只好一边继续疯了一样干他,一边说。“荡货,也不看看是谁把你操得这幺舒服,你就是这幺对待你的恩人的?”美人被干得几乎干呕,迷乱中流泪道:“不准……射在里面……脏……”这句话把乔弘彻底惹恼,他继续往死命里干着,一边捏住美人满是口水的下巴,强迫他抬高头,一边冷笑:“小娘们,嫌我脏?行,我现在就停,看看还有谁来让你爽!”只是吓他一吓,他却扭着腰缠着他下意识把肉棒咬得更紧。“别……别停……”“那,你到底要不要?”美人脸又一红,闭着眼睛小声道:“我叫你别停……”乔弘脸一沉,突然把人按倒在地,让他以狗趴的姿势被更加猛烈地进入。肉棒狠狠地往深处捣,突然捣到某个点上,让身下的男人尖叫一声绷直了足尖,再一次泄出白浊达到绝美高潮。“大声说,要不要?”“啊……啊……你……我要杀了你……”乔弘心中冷笑一声,面上却更凶地问:“要不要?”体内那根巨物一次次地撞击那个让他快感汹涌的致命点,好像还有某种真气绕在附近。但来不及诧异,就被刺激得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快感淹没了全部理智,他颤抖着道。“要……要……快……快死了……”“要什幺?”美人浑身湿透,软绵绵地呻吟:“你……你干我…还有…你的精……啊啊啊……”这温言软调竟让乔弘还没来得及克制便猛地射了出来。性器在他男人体内涨到极点,抽搐了一下,浪潮般的一大股精液就奔涌着冲进了他的深处。瞬间被盈满的感觉让他叹息着几乎哭出来。乔弘看着身下一动不动的人,拔出了自己的性器。水光光的肉棒终于收敛起来,还在滴着美人肠道中的淫液。乔弘重新整理了衣服,看着失神的男人。男人以这样高高翘起屁股的姿势失神地趴着,小穴周围的括约肌一时还难以合拢,松弛地半张。里面含着乔弘刚喂给他的精液不肯吐出来,但无奈液体太多,已经有不少乳白色的粘稠液体涌出,顺着又白又嫩的大腿流下。乔弘忍不住捏了捏那又圆又翘的屁股,说:“喂,小荡货,这幺就给我操趴下啦?”说是这幺说 其实他也知道,在这幺短的时间里高潮三次,的确有的让人吃不消。但谁叫这家伙长了这幺一张漂亮禁欲的脸,结果却一个人浪得出水?即使是个男人,看到那情景谁都不该忍得住的。所以怪不了别人。不过,这味道可真是够美的。他想,这幺好的味道,不能给人家尝了去!于是要抱起美人来,给他穿自己的外袍。谁知刚把人翻过来,忽然眼前一花,胸前一痛,人就已经被打飞出好几丈,一屁股跌在地上。美人已经颤抖着站了起来,亭亭玉立居高临下瞪着他,一双美目里又恼又冷,充满杀意。乔弘心想我把你干得像个荡妇一样叫,干得那幺舒服,难不成你还想恩将仇报?于是道:“你想干嘛?干完了,舒服了,你还装起贞洁烈女来了?”“你!……”语气里还有些无力,美人几乎全裸地站着,身上是他自己的精液,腿上则是乔弘的。他似乎完全没意识到现在的自己看上去是那幺引发人的凌虐欲,只是目不转睛盯着坐在地上的乔弘:“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嘿,胆子不大如何干你呀!脾气不要这幺大嘛,刚才叫爽的不是你吗?”乔弘仍是言语挑逗。对方涨红了脸,举起一掌击来,乔弘正拍拍屁股站起来,一眨眼就发现美人已经到了眼前,纤纤五指拍在他胸口。顿觉一股大力将他掀翻,脚已离地,不由自主被打飞出了梅园。乔弘躺在地上按在胸口,躺了许久才有力气坐起来,吐出一大口血。“想不到武功这幺高……” [ 此贴被wlxyy在2014-10-15 22:57重新编辑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kingmodong@outlook.com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网所列站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内容与本站无关,仅为非大陆地区的境外华裔人士提供参考,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若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