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杏深宫[完]

桃杏深宫[完]


(一)「把他拉下去,斩首!」一声怒吼,就像一声惊雷,炸得个周跛子三魂飘飘、七魄渺渺,他只得觉得浑身无力,双膝发软,眼前一黑,几乎要倒下去……四只大手有力地插住他的胳膊!周跛子睁眼一看,只见两个武士正架着他拖下堂去……「拖下堂去,就要挨刀了!」周跛子死到临头,真的是狗急跳墙,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两手用力一撑,推开两值武士,回转身来,一拐一拐,又向堂上奔去……两个武士只要一伸手,便可以抓回周跛子,但是他们没有这样做……平日里,周跛子跟他们关系不错,大家经常在一起喝酒赌钱嫖妓女,现在给他一个机会,让周跛子有机会求求情,拣回一条老命,也不枉大家一场朋友。有道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两个武士高抬贵手,收慢金脚,跟在周跛子后面假意追赶。周跛子跑回堂上,双膝一软,「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公主饶命啊!」公主高高坐在楠木椅上,凤眼含怒火,樱嘴吐杀气,看起来,她一定要坚持斩首的命令了!「公主饶命啊!」周跛子知道,自己再不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只要公主再开口,自己这条老命就断送了,这时候,必须采用苦肉计了!「公主饶命啊!」周跛子一边喊着,一边将自己的额头狠狠撞在地砖上!「砰!砰!」他不顾性命撞着砖头,一下!两下!三下!砖头没有裂,他的额头却裂了!殷红的鲜血流了下来,染红他满是皱纹的脸!「大胆狂奴,死罪难饶!」公主伸出兰花般的纤纤王手,指着周跛子破口大骂,同时,把她的右脚翘了起来,搁在左脚上!右脚鞋底,有一口又黄又浓的痰!这便是导致周跛子被斩首的原因!周跛子是公主府上十七名杂役中最老的一名。这个内堂的打扫卫生,便是周跛子的份内事。今天不知是老眼昏花,或者是一时疏忽,地上竟然有一口浓痰没有清除!偏偏公主又踩在这个痰液上!公主是皇帝的女儿,万金之躯,岂能容许这种肮脏东西沾污?公主虽然年纪轻轻,却火气暴躁,平日里都要没事找事,折磨手下奴仆来寻开心,何况今天得到这个大好机会和罪证?只见她抬起右脚,再也不踩到地上,然后命令宫女搬来一张楠木椅子,就在原地坐下。「这内堂是谁负责文打扫的?」公主一声令下,内府总管岂敢怠慢,马上把周跛子召来!公主一见,周跛子实在长得太丑了,脸上没有四两肉,两个腮帮子深深陷入,一口又黄又烂的牙齿,而且跛了一脚!「这样的人,留在世上有何用?」公主正想借此机会显显威风,看到这个又老又丑的周跛子,顿起了杀机!「玩弄奴仆的招数已用尽了,只剩下砍头没试过,不如拿他来试试看!」公主想到这里,不容周跛子开口,马上下令将他推出斩首!现在,她高踞楠椅,看见周跛子跪在地上,叩得满面鲜血,心中洋洋得意,便多折磨他一会,于是她把右脚那口浓痰显示给周跛子看。周跛子看见这口浓痰,自己的生死便系于这口痰上了!「公主,奴才替你清洁!」周跛子毫不犹豫,把头靠近公主鞋底,伸出舌头,把那口浓痰舐下自己肚子去……公主没有动,似乎很欣赏这种清洁方式!周跛子从公主的反应中,知道自己的生命有了一线光明了!他的舌头像狗一样,在鞋底舐着,不停舐着……周围的武士、宫女,个个都几乎都要呕吐了!这种丑陋到极点的清洁方式,实在太呕心了……然而,公主偏偏就是欣赏这种令人呕心的东西!「好了,死罪可恕,活罪难饶!」公主冷笑一声:「拖下去,打五十大板!」打板子,都要脱下裤子,光着屁股打。当着公主的面,自然不雅观,于是两个武士把周跛子押了下去,关到刑房去打。公主的话等于圣旨,谁也不敢违抗。五十板,一板也不能少。不过,两个武士和周跛子一场朋友,打板子的时侯,自然留了力,五十板打下来,只是打破他的皮,表面看起来皮开肉绽血淋淋,但实际上只是打破外皮,敷了药,三两天就没事了。不管怎幺样,周跛子舐了痰,总算救回自己一条命,已经万幸了。夜,万家灯火。周跛子一拐一拐,慢慢走回家去。他虽然是在宫廷内府供职,但像他这种卑贱的杂役,是没有资格住在皇宫内的,每天晚上他都要回家去睡,第二天上午再入宫上班。回家的路很没长,他一步一步,无精打彩走着。小巷,红灯高挂。一些涂脂抹粉的娼妓倚在门上高声招呼,笑脸相迎,热情地拉客。周跛子穿过小巷,垂头丧气,对这些娼妓毫无兴趣。是啊,刚刚被公主当众这样侮辱,人格和自尊都丢尽了!「有甚幺办法呢?人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公主,我只不过是个卑贱的杂役,受了悔辱,根本没有报复的机会……」周跛子一肚子怨气,哪有心思去嫖妓呢?但是……突然间,周跛子浑身一震,猛地停住脚步!就在他左侧,一家又旧又小的妓院门口,站着一个年轻的妓女!「公主?」周跛子顿时魂飞魄散,几乎想转身就逃!「不对啊!这是妓院!公主不可能跑到这里当妓女!」刹那间,周跛子又清醒了,他注意再看看妓女,实在太像公主了,不仅容貌像,连身材高矮肥瘦,也都像极了!「简直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要不是她是娼妓,我真的以为她是公主了!」周跛子目不转睛地注视看那个年轻的妓女,妓女何等机灵,一见他这般看法,马上迎风摆柳走上前来,一手挽住周跛子的手臂。「大爷,进来坐吧。」天啊,连声音都像极了!「你叫甚幺名字?」「小女子叫小慧。」周跛子望着小慧,心中突然产生一个念头。「今天刚刚被公主侮辱,眼前分明又是一个公主,我不如将她侮辱,报复一番,以泄心头之忿?」想到这里,周跛子便搂着小慧,走入这家妓院。老鸨认得周跛子是在宫中任职,也不敢怠慢,马上安排一间最好的房间。小慧轻轻地脱下身上罗裙,露出光溜溜一身白肉,耸着两个山峰……「公主要是除下凤冠霞佩,光着身子,一定也跟她一模一样!」周跛子看着小慧风情万种走上前来,跪在地上,殷勤地替他下鞋子,心中充满了报复的满足感!「来,臭婊子!好好叫我一声!」小慧俏眼流波,红红的嘴唇一张:「好哥哥,亲哥哥,心肝哥哥……」周跛子彷佛看见公主本人跪在他面前,任他叫「臭婊子」,淫荡地叫他「哥哥」,只觉得浑身无比畅快……「来,舐它!」周跛子抬起了他的右脚,贴在小慧的嘴巴上。小慧伸出舌头,在他的脚板下来回舐着……周跛子觉得,这是公主在舐他的脚,今天上午的耻辱,现在彻底报了!「臭婊子,老子饶不了你!」周跛子伸出他毛茸茸的手,在小慧嫩滑的乳峰上,用力捏着……小慧虽然很痛,但是多年的妓女生涯却使她养成了一种职业习性,不论身体感受怎幺样,妓女口中吐出来的一定是好听的话。「舒服啊!好哥哥!你真会捏!我……全身都痒了……亲哥……我……不行了!」这一叫,果然引起周跛子的兴趣,地的手果然离开了小慧的肉峰,顺着她的小腹,移到下面去了……「臭婊子,你骚了?」「是的,臭婊子早就骚了……」小慧立刻扭动屁股,在周跛子身上摩擦着说:「是被……被亲哥哥弄骚了!」周跛子被她的淫声浪语弄得全身滚烫……小慧的涂着口红的嘴不停地在他的脸上亲着,一条舌头热情地送入男人口中,送来了挑逗和调情,送来了刺激……小慧的双手也没停着,周跛子的全身每个部位都被摸遍了,摸出了火!摸出了电!摸出了疯狂!「哦,公主,你摸得我真舒服!」周跛子在疯狂之中,情不自禁叫了出来,他把小慧称作公主了!他喘着粗气,两眼布满红丝,他两手紧抓着小慧的双脚,把它们用力分开……「来吧……亲哥哥……臭婊子……忍……不住了……你……快……插进来吧……」小慧的淫叫点燃了周跛子的心中炸药,他爆炸了!不顾一切插下去了!「哦……亲哥哥……你太粗了……」周跛子浑身燃烧着复仇之火,他要在这床上,彻底清去自己的耻辱!进攻!无情的进攻!一下!二下!……十下!二十下!……气更喘!血更热!火更旺!插!用尽力气!彷佛要插穿一切阻碍!五十下!六十下!七十下!……进攻!无情的进攻!左右包抄!盘根索底!倒海翻江!每一下,都宣泄着自尊的狂流!每一下,都注射着复仇的快戚……一百下!一百五!二百下!……周跛子发觉,自己丧失多年的持久战能力,竟在小慧身上恢复了!进攻!无情的进攻!小慧觉得自己不需再做假佯叫!体内的性慾,已经被周跛子数百下的抽动,带上了高潮!「饶了我吧!我完了!臭婊子不行了!」随着小慧的狂叫,周跛子的狂射,二人紧紧搂着,平息下来……这时,小慧贴着周跛子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我是公主!」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kingmodong@outlook.com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网所列站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内容与本站无关,仅为非大陆地区的境外华裔人士提供参考,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若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