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霸武邪皇传(1-19)[全]

[Rep]霸武邪皇传(1-19)[全]


只有1-19,如还有剩下的请贴下或者PM,感谢第 一 章心湖春色长安鸣玉山心湖别栈金碧辉煌的宫室内,垂挂着重重的粉色薄纱,由外望向内,透过这重重纱幕依稀可以看见,内室有一个巨型的紫檀木床,床上一顶四角饰有锦绣的白色轻纱大帐。 透过这几乎透明的纱帐,只见帐内此刻正交织缠绵着一男二女,三具白生生的肉体,伴着一声声、一阵阵荡意撩人的春吟,勾人心魄。 突然,一个十四、五岁年纪的少年,悄然摸进这宫室里,灵巧的把身体掩进一边廊柱的阴影里,一双灵动的眼睛专注的盯向大床,双目异彩连闪。 这时,床上三人中,已经有一女到了关键时刻。 “喔……师……爷……爷……”一声高亢的女声响起。 “我……我,好快乐……唔……” 大帐内一个娇小玲珑的女体伏趴在身下男人的身上,娇喘着。 “师爷爷……妮儿……又丢了……” “呵呵,能在老夫的身下熬过千抽之数的,已经是天资奇特的了,小妮子不知足呐……”一个男声道。听他语气明明自称老夫,可声音却是如此的年轻,充满了异样的诱惑力。 忽然,又一女声呻吟般的道:“师尊,妮儿年小,却是个中楚翘,在师尊的调教下,前途无量呢!”语气内有几分羡慕,有几分怜爱。 男子呵呵一笑,“现在师尊可要怜惜我的好徒儿了,来,好宝贝!” 只见帐内人影交错,本来趴附在男人身上的女体翻下来,躲入被中,而另一个修长的女体重新和男子交合起来。 那男声又起:“湖儿,切记口诀,不可操之过急……咦?……湖儿……这一段时间修为有所长进,为师到要好好领教了。” “师尊,湖儿前不久得了一段‘姹女功’的修炼口诀,今日且为师尊效劳,哦……师尊,你的东西怎幺……一下变的这幺大?” 此刻,躲在廊柱后的少年耳听这靡靡之音,也不由全身火热,伸手探入自己的袍内,松了裤带,一把抓住自己的小弟弟上下套弄、撸动起来。 再看朦胧的大帐内,男子突然坐了起来,变原来的女上男下为跪姿,双手托住女体的肥臀,将对方两只小脚盘在自己的腰间,开始剧烈的突刺,顿时女人的呻吟加剧。 “啊、、师尊、、湖儿、、哦、、好,舒服、、呜呜、、” 随着男子的臀部的此起彼落,大帐也剧烈晃动起来,两人的交合处发出唧唧咕咕水声和啪啪作响的撞击声。 廊柱后的少年鼻息开始浓重,面色潮红,看来业已达到性欲的顶峰。 良久,帐内女子湖儿忽然发出一声长吟:“喔……” 接着帐内的晃动静止了,这一瞬间,偷窥的少年也停止了套弄自己的鸡巴,身体筛糠一样抖了起来…… 在半盏茶的时间内,帐内毫无动静,少年也从射精的高度快感中醒了过来,正准备悄悄溜走,忽然内间床上的大帐呼啦一声被打开,首先探出一双比羊脂白玉还要光洁白皙的玉臂,接着从帐内露出一张黛眉含春、宜嗔宜喜的芙蓉面来,这女子满面春情,高潮的余韵犹存,钗乱髻横,说不出的娇娆动人。 只见这女子挂起帐钩,然后慵懒的伸了个优雅的懒腰,大张的双臂、挺直的腰躯使得小小的胸衣裂开来,啵的一声,两个白如玉碗的妙乳脱跳而出,那顶端如同紫葡萄般的乳头显然还在坚硬着,矗立在空气中,也恰巧暴露在少年的眼底。 少年收回了迈出的半步,微张着嘴差点流出口水,双目中尽是惊喜。正这时,一条粗壮的手臂从女子的身后环抱过来,一双豪乳尽入掌中,接着一个道髻男子的脸部从女子的颈项之后探了出来。 这男子的面貌殊为奇特,初看已是四十岁以上,但皮肤却如婴孩一样光泽白皙,双眉修长入鬓,丹凤双目神光咄咄,高颧隆鼻,下颌三缕黑髯,端是神仙般的人物。 那道髻男子一边抚弄女子的胸乳,一边道:“湖儿,好徒儿,你的‘姹女功’还真的差点让为师把不住精关泻了出来,你那活儿不愧是千万中选一的名器宝鼎。” 女子湖儿,有些失望带撒娇的道:“可是无论湖儿多幺想师尊的雨露润泽,师尊都不肯给人家……” 道髻男子呵呵一笑,“为师怕你伤了元气,如今为师的伤势大好,全是你的功劳哦!” 话音刚落,一个娇憨的少女声音接道:“师爷爷偏心,要不是妮儿,姑姑一个人也做不到。”接着床内锦被一掀,探出一个发横髻乱少女的小脑袋。 只见这少女圆圆脸蛋,弯弯秀眉,两只大大的眼睛,琼鼻微皱,嘟着小嘴,红唇娇艳欲滴一脸可爱的纯真,年纪也不过十六、七岁,这光景煞是惹人怜爱。 在少女的面颊上染着醉人的红晕,显是刚刚经历人伦大道,真是云雨方歇倍加美艳。 道髻男子放开对一边湖儿的抚弄,一下彻底揭开了锦被,少女白亮的裸体一下子暴露在空气中,少女一声惊叫。身体不自觉的缩了起来,背转过身去,道髻男子怎肯放过妮儿,双手一揽,把妮儿玲珑浮突的玉体抱在怀里,一手抓住少女的足踝,用力拉了开来,首先是玲珑白皙的胸乳接着是平坦的小腹再次是刚经历云雨的下阴渐次展露在道髻男子的眼前。 少女的阴部稀疏的爬伏着几根绒毛,颜色微黄,经过开垦的肉穴上还黏着着些许红白相间的秽物,明显肿胀的肉穴里竟然又流出了丝丝晶亮的淫液。 道髻男子的另一只手已经探到少女的肉穴边,中指划过肿胀的肉瓣挤入了少女的肉穴之内。 “哦、、师爷爷、、饶了、、妮儿、、吧、、” 少女无助的呻吟着求饶。一边湖儿也转过身来企求道:“师尊,妮儿还是初次承欢,你就饶过她吧。” 道髻男子脸色一正,道:“妮儿的下体裂伤较重,需要加以治疗,我且为她看看。” 说着,他附下身子,把自己的嘴部贴在了妮儿的耻部,这姿势仿佛在为妮儿口交,可实际上却是以自己独特的气疗法为妮儿治疗裂伤。 湖儿放心的一笑,转侧坐为跪坐,一伸手抓住了道髻男子的下身。 此刻,三人只有湖儿上身着了一件小小的胸衣,道髻男子和妮儿依旧全身不着一丝片缕,男子的精壮身体散发着诱人的光彩,那握在湖儿手里的紫红阳具更是巨大无比,头呈杵状,周身虬经缦爬,如同一条条蚯蚓附着在其上,整个阳具中后部梢细,突起的龟头更大如鹅卵,肉沟棱角分明。 这种阳具世上千万人中难寻一二,正是广为流传的男人“十大名器”中数一数二的“金刚杵”。 湖儿上下套弄着男子的阳具,渐渐春心荡漾,眉梢眼角春色欲滴,从跪坐的偏角可以看见湖儿的下身,那里发亮的浓密的耻毛杂乱的覆盖在濡湿的肉缝上端,耻毛上方才交合时的秽物依旧,而肉缝内正喷涌着晶亮的爱液,樱口中不时发出呻吟。 这时,道髻男子终于放开了妮儿,吩咐妮儿自行运转真气治疗。反过身来把玩湖儿的妙乳。一刻又示意湖儿趴跪下来,自己抚摩湖儿的两瓣雪白的屁股,右手中指在湖儿的后庭周围绕着圈子划动。 湖儿舒服的呻吟着,翘臀低腰,改手为嘴,把道髻男子的阳具顶端纳入口中舔吸。 湖儿的屁股朝着床外,一边躲在廊柱后的少年可以清晰的看见两瓣股肉之间的后庭和喷洒着淫液的肉穴,只见大量的淫液顺着湖儿的修长圆润的大腿根部流淌下来。 少年的喉中不由发干,浑浊的鼻息再次粗重,手已经再次抓住自己的阳具,开始了激烈的手淫。 这边,湖儿开始大力的吮吸男子的阳具,将之深深的纳入到樱口内,直达喉道,充分利用窄紧的喉道挤压,道髻男子也感到了异样的舒服,但却极力忍住,右手中指在沾染了一些湖儿的淫液后突然刺入了湖儿的后庭。 “呜、、啊、、、” 湖儿发出了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呻吟。张口吐出了坚硬的阳具,嘴角挂着几许口液,样子淫荡无比,抬头用春水般的眼眸企怜的望着道髻男子。 “师尊,给湖儿吧、、、!” “好吧,看你这样尽心尽力的份上,来吧!” “啊、、好师尊。” 湖儿得到师尊的允许,立刻爬起来,提腰落臀,扶着那铁杵一样的阳具塞入自己早已经泛滥成灾的肉穴。 “喔、、好涨啊……” 湖儿顿时迷失在前所未有的充实之感中。 “湖儿,记住口诀,决不可迷失。”道髻男子当头棒喝。 湖儿莞尔一笑,连忙依照师尊的口诀动作起来,意守丹田、神游物外、气贯中府。 两人你进我退,你呼我吸,男以阴为鼎,阴中水为汞,女以男之物为火,其精为铅;合天地阴阳天地之气,造化神丹,仙果得也。 良久,二人同登极乐之境,双双分开,各自盘膝打坐。 一边偷窥的少年却也再次射了阳精,紧了裤带准备再次开溜,不想,这会妮儿打坐完毕,见姑姑和师爷爷都在盘膝打坐。便跳下床来,捡起一块绿纱披在身上,堪堪遮住自己的白皙玲珑的身子,又穿上一双绿绒拖鞋,朝外室行来。 刚到门边廊柱一侧,忽然看见一个人影,不由装做理发髻,暗暗拔出一只玉簪,抖手打向廊柱内侧的那人,不想那人双手一撑廊柱,身子如乳燕一样蹴开,躲过了妮儿的暗算,飞速向外间院落逃去,正是方才偷窥的少年。 妮儿这时也看清那人是谁,不由又羞又惊又怒,恨声叫:“李玺,你那里逃?”自己也飞身追了出去,眼见那少年李玺转眼就到了院落,眼看就要逃到禁地之外,那样自己尚没有穿好衣物,怎幺方便在外院的众目之下追他?于是提起功力加速追去,慌乱间连自己的绿绒拖鞋也踢脱了。 但自己刚刚经历云雨,下体裂伤,给行动带来不便,功力也肯定打了折扣,一时间却也追不上这小子。可就在这是,只听“呀”一声。再看这小子正仓皇逃走,却撞上了一个侍女,两人摔在一起,滚作一团。 妮儿再提功力,一个飞纵,在李玺爬起来之前,一脚踏住了少年李玺的脖子。 妮儿不由得意的一笑,顿时如桃花盛开一样。但转瞬又声色俱厉责问:“李玺,你偷偷摸摸,在干什幺?” 李玺只想逃脱,双手去掰妮儿踏在自己脖子上的脚掌,不想随着他的手掌抓住少女的纤足,入手是如此的温滑、肉乎乎、香喷喷的,脚趾染着豆蔻,沿着少女的裸足而上是秀气的足胫,光洁圆润的小腿,再而是丰润白皙的大腿,在薄薄的绿纱遮掩下若隐若现的腰身耸胸。 更诱人的是随着少女踏住李玺,她的一条腿也抬了起来,而李玺恰巧能够看到少女大腿根处,那伏贴在还是稍微肿胀的肉穴上端的几丝耻毛,还有那濡湿的阴穴皆落入少年李玺的眼底。 李玺不由目瞪口呆,双手也不再掰妮儿踏在脖子上的脚,反而抚摩着妮儿的小肉脚,另一只手却从脚踝直上,朝小腿摸去。 少女初时没有感觉什幺,可是渐渐发现少年李玺神色异样,而自己的裸足在他的抚弄下,痒痒麻麻的,不由遭蛇咬似的跳了起来,羞红了脸,怒叫道:“李玺,你个小混蛋。”自己反而转身逃了开去 李玺失望的爬起来,不舍的看着少女离去的背影,嘴角不由挂上了一丝诡笑。 这时,那和李玺撞在一起的侍女,正大气不敢出的站在一边,李玺转头打量她一眼。这侍女身材纤弱单薄,但胸乳却丰满异常,一张脸更是如同芙蓉花开,粉里透红。看年纪也不过十六、七,端似美丽不可方物。 少年本来性欲大起,见这少女秀色可餐,不由心里一动,走到侍女面前,托起侍女下颌使低垂的脸抬了起来。 “小王爷、、”少女惊慌里带着娇羞。 李玺另一只手摸上了侍女的胸部,问道:“你这幺单薄的身体,怎幺乳房这幺大?” 少女大惊,欲躲,可李玺出指如风,一指点在了侍女的软麻穴上,侍女瘫软在李玺的怀中了。[ 此贴被guhuen在2014-08-20 17:26重新编辑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kingmodong@outlook.com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网所列站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内容与本站无关,仅为非大陆地区的境外华裔人士提供参考,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若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