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娘】三



三、整个春节,我都待在家里。爹没有了,我必须好好陪着娘。一开始,娘总觉得对不起爹,拒绝和我做爱。我知道娘心情不好,被拒绝后, 也不去碰她。可在一天夜里,娘出去撒了一泡尿后,回来说冻得要死。我起来要 烧炕,娘说:「别起来了,你搂着娘吧。」于是,我把娘搂进被窝里。我又摸了 娘的屁股。娘说:「儿啊,别有太多的想法,你爹灵魂能看到。」我说:「娘, 爹能不能看到我不知道,我就知道爹和姐做了你不高兴的事。」娘不再说话,任 我摸来摸去。「娘,我想了。」我的手抠进娘的阴道,说。「我知道,都好几年了。」娘说这话,把屁股抬了起来,示意要我脱下裤子。就这样,经过四年的光景,在爹死后,我又和娘结合在了一起。娘绝对有了 高潮,但她一直忍着,不发出一点声音,并且还在催我快点。这是我和娘最没有 情调的一次做爱,很失望的把精子射到娘的阴道里。这一夜,娘想穿上裤子,我 一直没让。等我有了性欲,就到娘的身上发泄,一直做了三回。最后一回是在早 上,娘说:「这几年,把我儿憋坏了。」说句实话,这夜我很轻松,因为终于在 没有任何干扰的情况下,和娘做爱了。年一过完,娘就催我回去,娘说:「儿啊,娘不能因为这些事耽误了你的前 程,你还是回省城吧。如果你有了出息,就会把那些工地的人气死了。我们满镇 子的人,都没有在省城住的,就连亲戚都没有,所以娘想让你回去。」「娘,我走了,我害怕你呢。」我说。「怕娘怎么的?」娘问。「爹没有了,你是单身一人……」「瞧你小心眼的,害怕娘跟了别人不成。告诉你吧,娘现在就是儿的人了, 即使你以后有了媳妇,娘也不会找人家的。」娘说到这里,手捏住鸡巴,「我还 怕你呢。以后有了媳妇就不给娘了。」「娘,我要你当我媳妇。」娘笑了,笑的很开心,这一夜,娘的高潮很直截了当,屁股一下一下的迎合 着我,双手也紧紧的搂住我。娘一直说:「娘以后就是你的人了,儿啊,使劲肏 啊。」这是娘第一次在我面前用了「肏」字,之后她把头埋在我怀里,说:「不 许笑话娘。」我摸着娘的屁股,说:「娘,你真好!」我和娘没有什么隐瞒的,我告诉她在手淫的时候想娘的屁股了,问娘能知道 不?娘笑着说:「你身上流着我的血,你想我了,我的血能不知道吗?我的血一 高兴,你的身上不久热乎了吗?再说了,你在十五岁那年,就把你这里的东西放 在娘的肚子里,娘可都留着呢,你有想法,娘是知道的。」听娘这么一说,我又 爬上去,鸡巴又插进娘的阴道里。四年没有回来了,才知道,现在真的变化了,镇里的长途车一直能到省城, 再不用到县里倒车了。临走前,娘要把爹的两万元都给我,我执意不要,让娘留 着,想吃什么就买点什么。然后,我搂住娘的屁股,嘱咐说:「有事一定要给我 打电话,有病就去看,不许撑着。」然后我摸着娘的下体,说:「一定要健康, 我回来好用这个。」娘说:「嗯,娘等你用。」回到了学校,老师就来找我,问我为什么没有考试?我告诉老师,爹死了。老师叹息着,说:「可惜了可惜了,你再也没有机会了,你没有机会当老师 了,这一年你白念了,和那些今年一起毕业的学生竞争工作了。」然后老师说: 「真替你愁啊,像你一没有好父母,二没有势力,在这个社会很难混下去啊!好 不容易有了机会,可是……这就是命啊!」我曾幻想着,找一份工作,租一间房子,就把娘接来。可现实给我迎头痛击, 工作不好找,出租房也那么昂贵,便宜的也五六百,我租不起。只好和别人合租 房子,这样我就可以省些钱。合租的房子在郊区,是村民们家里的房子改造过的, 很狭窄。我想先这样将就吧,等以后有钱了,就自己租一个房子,把娘接来。然 后,更有钱了,就买一个房子,和娘好好过日子。终于,我找到了一份工作,是一家广告公司的电话营销,每个月一千元,其 他的靠业绩提成,年终结算连奖金一起支付,做的越多,拿的也就越多。我算了 一下,这工作主要靠查找资料,如果一天做一百个客户,就可以有一千多收入。我节俭习惯了,就觉得想当不错。刚开始嘛,不能要求过高。这虽不是我喜 欢的工作,但我必须先吃饭,就必须落下脚,谋一份薪水养自己。我很现实,理 想的工作需要慢慢找。我还给自己画了清单,每个月都怎么花钱。同学看到了,都惊呼:「怎么连 跟女生吃饭都没有?你是想打一辈子光棍吧?」我只是笑笑,没有做声,其实心 里说:「你们这些傻逼哪里知道,我早就不是光棍了,娘就是我的妻子,我的妻 子就是娘,我十五岁就拥有娘了,而你们上大学才尝到女人的滋味。」说到这里, 我心踏实了,我的目的就是要把娘接来。转眼就到了年底,我算了算,可以拿到五千多呢。我的心砰砰跳,这是四位 数字的钱啊,我可以拿着这笔钱回家,顺便给娘买个棉袄,山里冷啊。甚至想给 娘买一枚订婚戒指,亲自戴在娘的手上,可转念一想,山里人不懂这个,娘不会 理解,再说订婚戒指也很昂贵,也就作罢了。不管怎么样,娘看到这样洋气的棉 袄,一定会高兴的和我主动做爱。哦,对了,我还要教会娘怎么给我口交,山里 人应该都不会这个。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公司的老板带着钱跑了,这一年我们都白干了,我一 下傻了眼。员工们开始闹腾,把公司里的东西都砸了。有的还要去公安局告,后 来会计说:「他既然想到了跑,就会想到怎么对付我们,他会和警察勾结,说出 我们不是的。你们也看到了,不少老板也这样跑了,哪家报警管用了?」大家见 他说的有理,也就作罢了。最后,大家凑钱吃了顿散伙饭。散伙饭是在一家中档饭店吃的,这家饭店菜的味道很好,所以客人很多,上 菜就显得很慢。同事们喝着闷酒,就拿饭店老板煞气,嚷着菜上的太慢了。饭店 老板很不好意思,说实在对不起,服务员都回家过年了,人手不足。会计说: 「那就再找几个来,有钱还怕招不来人?」老板笑了说:「平时还好找人,可现 在大过年的,都回家团圆,真是有钱找不到人!」「你们春节也不关门?」我有了突发奇想,问。「但凡过年过节,生意都很好。现在老百姓想开了,大多都不在家做饭,全 在外面吃,方便。你看看,现在哪家饭店关门了?现在招服务员,还是双倍开钱 呢。即使这样,也很难找到。」我的心一动,想到自己五千元没了,也不能回家和娘团聚了,如果在这里做 一些日子,还可以挣些钱,也可以吃白饭。于是,在饭后我又回到这个小饭店, 和老板说明来意。老板没认出我是刚才吃饭的,但从我斯文的劲儿,就知道是刚 毕业不久的大学生,有些不愿意。我说我是山里的穷孩子,什么活都可以做的。就这样,我在饭店里当起了服务员。一开始,厨师是看不起我的,可我一干 活,他们就另眼看待了,我毕竟在学校食堂打过工,有家底的。厨师一句话,令我很刺激。他说:「其实我觉得国家根本不需要办大学。穷 人家的孩子,读了四年也是白读,照样找不到事情做。可那些有权有势的孩子, 虽然也是白读书,但人家还没毕业,好工作早就安排好了。」我时常还是想起娘,那丰满的奶子和屁股,想着想着,就趁同租房的人睡熟 了手淫。有时很后悔上大学,如果现在没上大学,爹也没了,现在的娘就是我一 个人的了。想回家,可是满村的人都以为我大学毕业了能当官,现在穷光蛋的我, 又怎么有脸回去?说不定,村里的人现在都请娘吃饭呢,因为村里有个习惯,就 是谁家有人出息了,就用请吃饭来沾光。想到这里,我的心有些安慰了。我在饭店里做了一个月,年也过完了,等结算工钱的时候,我惊喜了,这一 个月竟然比公司的一个月挣的还多。我觉得,这个年虽没有和娘团聚,但也值得 的,这又让我燃起生活的火焰,又有了把娘接到省城的欲望。我又在一家广告公司应聘了,这家公司是正规的,不会出现老板跑路的事, 只是很忙。可接到村长来的电话,说家里的房子被雪压塌了,娘被压在下面。村 长要我别担心,村里的人已经把娘救出来了,娘没有受伤。我顿时心惊肉跳,连 同租房都没回,和公司请假。正规的公司蛮有人情味的,给了我五天时间的假。我马上买了车票,赶回家来。山里的雪特别大,路上走不了客车,我只能从镇上往家步行,好歹轻车熟路, 连夜往家走。山里的路没有路灯,本来是漆黑的,但有了雪就不同了,四处都很 亮,甚至能看到远处的山。在快到天亮的时候,我终于回到了家。家的房子已经 倒塌了,娘不在,一问才知道在亲戚家。于是我又来到亲戚家,看到了娘。我突 然有个想法,就别等我富裕了,不如现在就把娘接到省城,不就是多一个人吃饭 吗?!节省一些就行了,这样也不能有相思之苦了。当娘听到我要领着她去省城,笑了,说:「我这辈子就跟定我儿了。」我说:「当然,你是我娘,不跟着我还跟谁?」之后,我到了爹的坟前告别,这都是给村里人看的。然后又去倒塌的房子里 翻东西,其实家里也没有什么可拿的了,爹死时候那两万元已经在娘的怀里,也 是个布袋,紧紧的裹在娘的腰间。村里人见我带着娘去省城,都羡慕极了,都说 以后到省城玩去找我。我也答应了他们,但我的心里是苦涩的,却不能说我在省 城里混的很不好。去镇上的路,仍然没有车,我和娘一起走,娘的身板很硬朗,走路一点也不 费力。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几次我都搂住娘,亲嘴摸屁股。娘知道我有了想法, 但还是拒绝了我。她说:「现在不比夏天,别把我的屁股冻坏了,以后你摸起来 是两个硬嘎达,就不愿意摸了。再说了,我也怕把你这东西冻坏了,娘以后用不 上了。」我一向听娘了,只得忍住性欲,拉着娘的手继续向前走。在火车上,我给娘要了份盒饭。这是娘第一次吃盒饭,她连连说好吃,还是 跟了儿子才有幸福。我告诉娘,以后我会给你性福的。但娘听到的是「幸福」而 不是「性福」。我看着娘笑了,娘看着我也笑了。娘的一身打扮,一看就是山里 的乡下人,而我已经和城里人接轨了,虽说没有名牌,大多衣服都是在上大学时 候同学淘汰下来的,但谁也看不出我是山里人了。我想一定要改变娘的外貌,让 她也成为城里人,这样才能和我般配。到了省城后,娘的眼睛不够用了,看什么都新鲜。因为离假期还有两天,我 先把娘安置在一家小旅店中,然后出去找出租房。我的命运不错,就在合租屋不 远的地方找到一间,室内有厨房有厕所,自然要比合租屋贵了些。但我为了能和 娘过上正常的夫妻生活,还是忍痛割爱的租下了。出租屋里面有现成的单人床, 我把行李搬来就可以了。娘坐在床边,摇着头四下看,说:「你在城里就住这么大点的屋子吗?」我告诉娘:「以前住的更小,还好几个人合租的呢。娘,现在和我吃点苦, 以后日子会好的。」娘说:「还不如回家,修一下房子,也比这里宽敞。」我说:「娘,在家里哪有奔头?你看我爹,就知道了。」娘「哦」了一声,似乎明白了。这一夜,我和娘挤在单人床上。娘也是好久没有做爱了,当我鸡巴进去还没 插几下,就高潮了。我上大学后,才知道在做爱的时候,女人的呻吟叫高潮,这 时候使劲的肏会很舒服,于是我为了满足娘,在娘的耳边舔着,在娘的奶子上揉 着,不久我就射精了。因为很长时间没有做爱,我又做了两次,并且都射精,还 把娘弄了四次高潮。这一夜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娘问:「你从哪学来的乱七八糟的手段,把我弄的神魂颠倒。」我摸着娘的屁股,说:「娘,以后我会教你很多东西的。」第二天,我又去买了一张折叠床,放在屋子里,即使来人也看不出我和娘同 床。又添置点生活用品,这样,我和娘就在这座城市里过上了正常的日子。然后 又给娘买了新衣服,娘穿上后,除了脸是黝黑像山里人,但身段绝对是城里人, 特别是那屁股,不大不小,比城里女人更加有风韵。娘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笑了 说:「这怎么像光着屁股呢?」
美国十次啦全色网美国十次啦快播人体艺术照就去吻成人色情网就去吻成人电影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kingmodong@outlook.com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网所列站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内容与本站无关,仅为非大陆地区的境外华裔人士提供参考,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若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